牛小帅棋牌游戏

棋牌之家 2019-04-24

“我说你就信,我只不过想坑师兄一顿饭而已。小的时候,能上贵族学校只是因为我是那家人给女儿选的陪读,并没有真正的收养我,因为来回路途很远,有时候只有一个冷冷的馒头,所以回到家之后,我就喜欢上了品尝美食的感觉。” 陌烟笑了笑,看了看自己的手:“还慢慢的学着自己做美食。手上的那么多的刀口子就是当初学美食的时候,因为笨所以割的口子。” 向左看着陌烟把卡递给护士,看见收费屏幕上显示的是林雨哲的名字,就问:”林雨哲怎么了?让你来交手术费。”后面又看了看显示出来的明细:“胃病又犯了,他这样不珍惜身体的人,胃早已经千疮百孔了。可是为什么,这次用的都是便宜的药,他不是总裁吗?怎么会看得起这些药。”向左原来对林雨哲客气只是因为他是陌烟的老公,可是没想到他竟然这样对陌烟。自从陌烟和林雨哲离婚之后,向左就怎么看林雨哲怎么不爽:“上次她住院的时候,他妈进来就一句话,给我儿子用最好的药,我要最短的时间看见我儿子好起来。” “妈妈总会担心儿子的嘛,如果是师兄的妈妈,虽然不会说这样的话,不过心中也应该是这样想的。这个不是那个林雨哲,虽然两个姓名一样,可是家境不一样。这个比较贫穷,可能做一次手术钱已经是他们家的全部家产,很可能还不够,还要加上借来的钱。所以我哥才要亲自主刀,少收一些费用。毕竟人还是得治的,不能因为没有钱就不治病了。我们从事这个事业不就是应该从死神之中夺取病人的生命吗?也不能白白的看着病人因为没有手术钱这个而死了。”陌烟付完钱,收回卡说了声谢谢。 跟着向左走出排队长长的收费处,看向向左,斟酌问:“向晨师兄是不是最近心情不是很好啊。” “是有点。”向左点了点头,看着陌烟的这一打扮:“你还不去换一身衣服,去吃饭这身衣服去吃啊?” “不不不。”陌烟竖起食指摇了摇:“在医院穿着这身衣服才名正言顺,而且我很喜欢这身衣服。” “不刚刚从手术室出来,不会是?”向左看着陌烟。 “好吧,我承认,我的确是误会了是林雨哲的手术才进去的,我没想到是那样的一回事。”陌烟有事想请向左帮忙,竟然向左问到了,陌烟为了表示诚意,只好坦然开口:“不过只是因为想看看,最近有在写关于内出血的论文。” 陌烟刚刚说完,向左就同情的看了她一眼,又看了看她的身后。陌烟顿时就觉得很多的视线都聚集在她的身上,让她有些坐立不安。她背都僵直了,咽了口水慢慢的转身,看见本来应该回去了的陈哲宇似笑非笑的看着她,林雨哲还是一脸的冷漠。而向晨就是好像没有看见这一切一样,走到自动扶梯上,下了楼。 陌烟和向左对看了一眼,又看了一眼林雨哲,确定他没有什么事情之后,就赶紧的追着向晨而去。终于在一楼大厅一把握住了向晨的手,却被向晨冷漠的推开。陌烟后面是桌子,向晨用得劲有些大,陌烟穿着鞋不知道为什么有些滑,一个站不稳,一把的撞到桌子上,手臂被尖锐的东西划开了一个口子。血顺着手臂留下,陌烟苦涩的笑了笑。 向左跟下来看见这一幕,就检查了陌烟的手,开口:“看来是要缝针。去骨科吧,那里的线小一些,不会留疤。” 向晨也是一脸担心陌烟的模样,而林雨哲和陈哲宇也走了下来,陈哲宇还没说什么的时候,林雨哲已经把陌烟横抱起来。 陌烟忍不住挣扎:“你放下我,我自己能...”陌烟对上林雨哲的眼睛,冰冷的眼眸中闪现一丝冰冷的杀意。让陌烟吓了一跳,脊背不由得僵直了:“闭嘴,在多嘴,就把你的嘴堵上。” 这样可怕的眼神,比今天早上白染的那个多了一百倍的威力,一下子就让陌烟乖乖的闭上了嘴巴。任由着他抱着自己进了处理室。 陌源沉着脸走进来,看着屋中的四个大老爷们。淡然的说:“非医护人员请离开这里,向晨,我要去处理一些事情,你帮着她把伤口缝上。”之后就对正在盯着他们看着的护士开口:“倘若有非医护人员插手这件事,直接叫保安。”陌源本来就不喜欢林雨哲,现在在陌家的地盘上,怎么会任由林雨哲放肆胡来? 护士推着碘酒什么的进来,拉上拉帘之后才想起刚刚忘记拿麻药了,看着向晨:“向医生,对不起,我现在就去拿。” 陌烟拉住护士的手:“不用了,就这样吧,记住教训。”向晨看了一眼陌烟,向左笑了笑,走到一边的电脑跟前输入陌烟的病例:“小师妹,那种痛可不是常人就能忍受的,你还是打了吧。” “不用。”陌烟咬咬牙:“拜托了,师兄。”就这样生生的缝上,陌烟承受着这份疼痛,脸色苍白,冷汗连连。其实在第一针的时候陌烟就后悔了,可是死要面子活受罪,就非得忍着一声都不坑。 等缝好之后,陌烟站都站不起来了,看着向晨:“师兄我错了,我已经认识到错误了,我那天不应该不问你就这样做,我也不应该现在才明白那样你会有多难过,你就原谅我,你看看我都已经自罚了,刚刚那么痛苦,你也已经惩罚我了,你大人有大量你就原谅我嘛。”陌烟伸出手想要去触碰向晨:“要不然我请你吃饭,你不要生气了。” 语气和哄小孩子一样,甚至还有些撒娇的味道。陌烟不懂怎么样去对待喜欢自己的人,从来都是她默默的喜欢着别人,所以她不懂得怎么去处理朋友恋人的关系,她也分不清她和向晨现在的关系。她只是知道,知道她不高兴,陌源都会哄着她。所以向晨不高兴,陌烟也选择去哄着他,希望他可以不生气了,大人不记小人过。 向晨叹了口气,慢慢的帮陌烟裹上纱布,语气放软:“我没有生气,你这个样子回去要怎么和陌太太交代?”陌烟已经做到了这样的地步,他还能说不吗?他心疼还来不及,怎么能开口说自己还在生气呢?向晨帮着她裹上纱布,自责的问:“很痛。”他那么一个细心的人怎么没有看见后面的桌子呢,现在说什么陌烟都是受伤了。 “没事。”陌烟等着缓过神之后,摇了摇头:“我们去吃饭吧,可是不能吃西餐,毕竟我现在伤了手,不能用刀叉。不过还好伤的是左手,如果是右手的话,就不好了。”陌烟起身,笑了笑:“我们走吧,师兄你要请我们吃饭,毕竟因为你我才成为这样的,顺便连向左师兄一起请,是不是啊师兄。我要吃蔬菜沙拉,门口那家的招牌菜。” 向晨看着陌烟很快就元气满满的样子,就笑了笑:“好,我请客。” 向左看着电脑屏幕,好像没有听见他们在说什么,眉头轻皱,看向陌烟问:“陌烟你是RH阴性血?” “是啊,怎么了?这个虽然稀有,可是我母亲是,所以我是这个血型不奇怪吧?”陌烟停住脚步,回头看向左:“有什么问题吗?为什么你语气那样凝重。” “没什么,只是你和林雨哲的血型一样而已。那次胃出血,要找血袋挂上,知道了他是RH阴性血,现在看见你也是,就觉得世界很神奇。”向左起身,关了电脑:“血型一样稀有的两个人,能遇见真是很不容易。这就是缘分?” “可能吧,能遇见真是不容易,在八岁之前,我不知道自己的血型有多么特殊。也不知道我的血型可以救什么人,在这个地方,万分之三的概率,又分ABC类型的血。在中国好像只有七万人,很稀有。所以我说我是熊猫是有根据的吧,你们以后要保护好我。不过我不希望你们把我上交给国家,因为我想自在的活着。”陌烟笑了笑:“不过外国人这样的血型比较常见,中国很少,所以我一有空回来就会捐点血。”陌烟看向身旁的两个人,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:“我是不是很伟大?很无私?” “难怪不长个。”向左直接给陌烟泼了一盆冷水,看着陌烟一个冷眼扔过来,就帮着陌烟拉开房门:“请。” 他们不知道的是,他和她不仅仅是血液相同,甚至她的血液中还有他的血。血液相容,七年换一身细胞,可是血液却不会被换。血液中有红细胞,红细胞带动空气蔓延全身,血液相容,她呼吸的空气,通过他的红细胞载着,传到身体的每一个角落。 这个很像陌烟喜欢听的一首歌梁静茹的‘会呼吸的痛’中的一句歌词:“想念是会呼吸的痛,它活在身体的每一个角落。” 陌烟出门,来到餐厅的时候,已经活蹦乱跳了,可能是因为年轻的关系,也可能是因为陌烟的心情好的关系,向晨觉得今天的陌烟比平常还要漂亮。

Undefind ID